• 网站首页

  • 管家婆彩图

  • 管家婆彩图库

  • 管家婆彩图123

  • 红姐图库管家婆彩图

  • 主页 > 管家婆彩图库 >   管家婆彩图库
    第292章 诏会推阁臣(海上马车夫)
    时间:2019-06-12

  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    “启禀王爷,户部没钱,因入口之战,各地勤王大军抵京,导致亏空七百三十万两!”

      邓浩楠翻翻白眼,顿时不问了,知道越问越多,窟窿越来越大,那几个阁臣除了兵部尚书王洽外,看起来都准备好了跟自己对着干呢!

      邓浩楠暗自诅咒了他们一通,然后道:“不就是银子吗?本王忧国忧民,今次本王自己掏腰包,三千万两用于战后重建和赈济救灾用度!”

      话音一落,大殿内顿时一片销静,文武百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都被邓浩楠的这话给震晕了。

      黄立极等人更是吃惊的看着邓浩楠,他万万没有想到邓浩楠会这么慷慨,自己掏腰包也不说了,却没有想到一次就能拿出三千万两白银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      黄立极本来已经准备好了对付邓浩楠的方式,就是把堆积如山的公文和亏空问题都推给邓浩楠处理。

      然而,黄立极没有想到邓浩楠会这样吃了一个哑巴亏,三千万两白银就这样拿出来了。

      黄立极的全部预算根本用不了两千万两银子,三千万两足够填补朝廷六部十几年来积攒下来的亏空了。他本想用这个来整整邓浩楠,让他吃不了兜着走,折他的脸面。

      没想到却起到了反面效果,文武百官之前见黄立极发难,都准备看看行情,邓浩楠这样把三千万两银子砸下来,顿时都改变了风向。

      邓浩楠凌厉的眼神儿扫了大殿左右,文武百官都被刚才邓浩楠的超级大手笔给镇住了,哪敢再放肆?

      这时,邓浩楠的眼神儿落到了翰林院总裁官倪元璐的头上。这倪元璐早在邓浩楠查处永乐大典失窃案和寻找宝藏密码本时,大力支持邓浩楠,可以说是翰林院最先投靠邓浩楠的官员。后来邓浩楠主持今年春闱考试,他的学生大批入主翰林院进修,多受倪元璐照顾。

      到了后来,倪元璐干脆直接拜入邓浩楠门下,成为邓浩楠第一个非科举而收的学生。

      此时,邓浩楠看到他时,感到很亲切,放眼朝堂上,看到一个自己的学生,这就是自己人啊!当然亲切了!

      倪元璐察觉到邓浩楠的目光,刚才的一幕他已经看到了。暗讨这黄立极等人真是自掘坟墓,竟然敢跟恩师叫板,他作为邓浩楠的学生,自然要帮恩师出口气了。

      “启禀摄政王!”倪元璐慷慨激愤的道:“魏忠贤祸国殃民,但其帮凶至今未能严惩!”

      邓浩楠感到他话里有话,但可以确定是不是给自己找麻烦,看他的眼神儿好像要针对黄立极,顿时来了兴趣,要倪元璐一一道来。

      原来,魏忠贤乱政时代,编纂了一部《三朝要典》,为顾秉谦、黄立极、冯铨等在魏忠贤的旨意下编撰而成,该书于天启六年(1626)刊行。纂辑万历、泰昌、天启三朝关于梃击、红丸、移宫三案的示谕奏疏档册,加上案语而成。此书旨在奉承魏忠贤,颠倒是非,混淆真相,诬陷东林党人。

      倪元璐疏言:“梃击、红丸、移宫三案,香港挂牌完整篇正挂诋毁皇家。而《三朝要典》一书,乃是黄立极、顾秉谦等人勾结魏忠贤乱政的铁证。请摄政王速毁其书,并追究当事人责任。”

      黄立极和顾秉谦一听,顿时傻眼,他们已经把屁股擦干净了,万万没有想到还有一部书没有销毁,这下被倪元璐抓到了把柄,邓浩楠非趁机发难不可。

      果然,邓浩楠坏笑着看向黄立极和顾秉谦,暗道:这两个老家伙一直以来都跟他作对,这次非整死你们不可。

      邓浩楠心中当即有了计划,他原本就准备先控制中央朝廷,然后再整顿地方官吏,进而掌控大明政权。

      如今黄立极摆明车马跟邓浩楠对着,因此邓浩楠也不会再留手,务必一棒子打死他们才行。

      想到这里,邓浩楠给了倪元璐一个支持的眼神儿,然后问道:“可有真凭实据,倪大人不可以血口喷人啊!”

      片刻后,大理寺衙役将《三朝要典》取来,并附上校勘、编撰人员姓名,黄立极和顾秉谦等人顿时眼都绿了。

      邓浩楠冷笑道:“吏部尚书黄立极和都察院御史台顾秉谦等人,帮助阉党篡改历史,颠倒是非、指鹿为马,实则误导国民,影响甚坏,抹黑朝廷形象,立即革除官职,打入天牢,交由大理寺、刑部审判问罪!”

      话音一落,自有太监上前摘取黄立极、顾秉谦等人的官帽,御林军上前擒拿他们是,已经发现他们瘫软如泥。

      黄立极等人机关算尽,怎么就忘记了这个《三朝要典》了。一失足成千古恨,到了这时,黄立极只能怒视邓浩楠,手指着他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    一番朝堂较量,黄立极虽然占了先机,却是被邓浩楠翻盘,落得革职查办的下场。文武百官顿时都老实了,纷纷称颂监国英明。

      倪元璐搬倒了黄立极和顾秉谦,一时间引起了文武百官的注意,这时他们才想起倪元璐已拜入邓浩楠门下,纷纷投去羡慕的目光。

      吏部尚书黄立极倒了,被邓浩楠一巴掌就给拍下了地狱,文武百官这时方才清醒,他们面对的已经不是当年到处送礼行贿的邓浩楠了,而是大明帝国事实上的最高权力象征。

      朝堂上本就是官员们相互倾轧的地方,根本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可言,只有利益牵葛。

      黄立极倒下了,多少人都盯着他的位子。况且邓浩楠已经贵为监国摄政王,他原本的刑部尚书位置也不会占着。顾秉谦也倒了,他的党羽也将会被电话呢一一剪除,空出来的位置可是不少。

      一朝天子一朝臣,文武百官哪个不是老狐狸?都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。虽然邓浩楠现在还不是天子,但朝廷肯定将会有新的一轮洗牌。

      工部左侍郎成基率先发难,弹劾工部尚书叶向高贪污巨额河道公款,并列举了叶向高任职三年来贪墨、渎职、行贿受贿的大量证据。由于叶向高被自己的部下检举揭发,使得他无法辩驳。

      同样,户部右侍郎周延儒弹劾户部尚书来宗道侵吞户部国库七十万两,贪墨全国各地勤王大军军费两百二十万两。户部行走、侍读学士刘宇亮出来做误点证人,指正来宗道、叶向高、黄立极、李国等人联合贪污巨款,意图嫁祸邓浩楠等罪证。

      一时间,朝堂上掀起了血雨腥风,但凡对邓浩楠监国摄政有异议的官员,尽皆遭到弹劾。这些官员本身屁股就不干净,大家同朝为官,以前官官相护之下,彼此都太了解对方了。因此,一旦一个衙门口里的官员举报,他们的头铁定要下马。

      邓浩楠旋即派东厂、北镇抚司锦衣卫和刑部、大理寺衙役抄没四个阁臣和他们党羽的家产,光四个阁臣的家中就启出真金白银不下八百万两,他们的党羽上百人,搜刮更是不少,总计六百五十万两巨款,这些还不包括他们的房产、地产、奇珍异宝等。

      邓浩楠命令将白银黄金入国库,而无法估价的古玩字画、奇珍异宝则送入皇宫藏宝阁,事实上那里则是邓浩楠的私人藏宝室。

      五个阁臣,除了兵部尚书王洽外,其他皆被革职问罪。大理寺的速度很快,不到三天就判了黄立极等二十一人处斩,三十三人罢官收押,四十人发配边疆,他们的家人充军充官ji。

      送交邓浩楠核准时,邓浩楠对后面的发配边疆和充军充官ji感到不舒服。把他们这些犯人充军发配边疆,那这些犯人都是官员,哪个没有背后势力和裙带亲戚?这到了军中,铁定影响军队战斗力和国防安全。白莲教第二次起兵的教训邓浩楠历历在目,他们派人在边军中挑唆军队哗变成功了,就是因为军中太多的罪犯,想不乱都不行。

      至于犯官家属女眷充官ji一事,邓浩楠觉得太残忍了。官员之间的斗争本就黑暗了,根本无所谓对错,让他们的妻女做官ji实在有伤天和。

      邓浩楠深思熟虑之后,决定修改法律,取消充军发配,以及家眷充官ji的条例,并下旨明令通知“罪不及妻儿!”

      邓浩楠的做法在官员们看来并不理解,但也并没有反对,因为他们也不敢打包票将来政治倾轧中不被波及。不过,这个法令一下,顿时赢得了不少的民声拥护。很多之前充军的罪犯被押回监狱服刑,充军充ji的家眷得以无罪开释。更重要的是,邓浩楠此举得到了他的几个王妃们的夸赞。

      朝廷中枢洗牌过后,大批的空缺无人。邓浩楠想任用自己的嫡系人马,但他的嫡系人马大多数只能出任军职。

      户部侍郎的位置给了王四狗,四狗这个名字很是不雅,确切的说非常土,若是当上尚书还不得被天下人笑掉大牙?这点邓浩楠还真就没注意,不过四狗却是想办法给他自己改了名字。

      邓浩楠正要说不好听,身后伺候的侍女急忙在他耳边小声道:“王爷,这是王妃们一起给起的名字!”

      邓浩楠急忙咳了一下,掩饰了一下表情,微笑道:“那个——本王是说——当然——这名字起的非常好了!简直太经典了!”

      婉淑、思雨和婉清三女相视一笑,后者给了邓浩楠一记白眼,意思再说:算你识相!

      看着她们胜利般的微笑着,邓浩楠却是苦笑,暗道该死的四狗,起啥名不好,非得要这个破名字。

      邓浩楠思绪飞远,想到了那个王承恩,此时怕是跟着信王到兰州了吧!这个太监褒贬不一,有句经典的评语来评价他。

      ‘他不是普通的好人,他是个做着坏事的好人,他的一切都给了他的皇帝和他的国家。’

      谭婉清配合着颜思雨火上浇油,但是邓浩楠确实感到一丝的不高兴。自己身边的美女就算自己不吃也不能让别人占去,邓浩楠如是想着。

      婉淑容不得邓浩楠有一丝不快,连忙道:“两位姐姐是骗你的,兰珠姐姐去见他哥哥去了!”

      颜思雨和谭婉清很是无语,说好了一起作弄一下邓浩楠的,此时双双瞪眼恼她又临阵倒戈了。后者则乖巧的吐吐舌头,浑然没有第一王妃的架子。二女顿时被婉淑的天真无邪气得扑哧一笑,看来日后还得好好“开导”她才是。

      邓浩楠美美的亲了婉淑一口,当着众人的面,已经当娘的婉淑还是两颊红烧,分外的可人。

      “你这次可把老丈人的打的不轻,好几万军队没了,兰珠妹子知道了看你怎么解释?”

      颜思雨幸灾乐祸的娇笑着,邓浩楠则翻翻白眼,突然道:“她已经知道和亲的事情了?”

      颜思雨看向谭婉清,然后二人一齐指向婉淑,婉淑不好意思的对邓浩楠说道:“相公,我一不小心说漏了!”

      邓浩楠苦笑一下,暗道他这个小娘子是真的一点秘密都藏不住,天生就不是说谎的料。

      邓浩楠是担心政治婚姻会影响海兰珠的心情,毕竟海兰珠在蒙古是出了名的拒婚逃婚专家,邓浩楠真担心她再逃婚让他颜面尽失。

      谭婉清话锋一转,坏笑道:“不过这次见了他哥哥就说不定了,你把她娘家打的那么惨——”

      颜思雨和谭婉清一唱一和,令邓浩楠大感头疼,暗道都是宠坏了她们,应该向其他家庭那样男尊女卑,而不是倡导男女平等。

      邓浩楠正尴尬之际,侍卫房过来报告,香港挂牌彩图。吏部拟定的官员名单已经送到。于是邓浩楠急忙借口离开,随着她们的娇声笑语渐渐远去,邓浩楠不由得苦笑一下,想起那个九儿还苦等着自己,没来由的感到惭愧。

      这些风流债都是刚刚穿越时空而来时欠下的,如今邓浩楠的心思已经收敛,暗讨还了债后莫要再欠债了。

      邓浩楠罢免革除了很多朝廷大臣官员,因此导致内阁六部无法运作。国家机器不可以耽搁,因此邓浩楠下诏令推阁臣官员刻不容缓。

      廷臣列工部左侍郎成基命及礼部右侍郎钱谦益、侍郎温体仁、周延儒等名以上,同时被会推者郑以伟、芳、孙慎行、何如宠、薛三省、盛以弘、罗喻义、王永光、曹于汴等共十三人。